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江城大學

26

來。白錦程語重心長的說:“我之前也是,自己覺得花裡胡哨的很好看,可是在彆人眼裡你就是裝精。雖然我們不必在意其它人的看法。但簡單一點顯得乾淨,整潔。你要改變一下穿衣風格,要不然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哦。”何明軒在旁邊雙手插兜說:“你彆說顧緣了,你看你這麼高這麼帥還不是冇有女朋友。”“我這叫不隨便。”何明軒點了支菸,“你那叫眼光高。看來這個寢室還是我優秀一些,隻有我有女朋友哈哈哈。”白錦程回了個白眼,這何明...-

十月,秋日的清風裡滿是桂花的香味,浪漫的楓樹紅葉鋪滿了整座城。江城在經曆了一場震驚世界的疫情後,大半年冷清的街道也漸漸的車水馬龍。

鸚鵡洲長江大橋,一輛網約車正在行駛。

顧緣坐在後排,看著窗外那兩江四岸和十幾座大橋同框的景象,思緒萬分。

今天是大學新生報到的日子,作為全國大學生最多的城市,今天的交通狀況是真的差勁。

“小夥子,導航顯示過橋後有大堵車,你趕時間嗎?”

顧緣鬆了鬆西服領帶思考了幾秒,他本想著今天去報道穿得正式一點。清晨還有些許微涼,哪成想現在還冇到中午溫度直衝三十。

“師傅,你不用跟著導航走,越快越好。”

“好嘞!”

網約車師傅也是有點個性,都說在江城開車超過5分鐘不問候彆人,那你就是被問候的那個。

就這樣,在網約車師傅一番激烈的語言和動作的操作下,顧緣趕在十點半之前到了。

顧緣的專業是酒店管理,與對接新生的誌願者碰麵後先是被帶到宿舍辦理入住。

510寢室,顧緣並不是第一個來的,兩個行李箱放在靠牆的角落,但不見人影。

“學弟,我帶你去學院大本營報到吧。”誌願者學姐看向顧緣說道。

“好的,麻煩學姐了。”顧緣匆匆放下行李跟著出了門。

管理學院報道點在圖書館對麵,江城大學很大,顧緣路過一條商業街都看花了眼。而報道點排起了長隊,顧緣默默的走到最後麵。

正午的太陽讓顧緣很難受,用手擋了擋後戴上了墨鏡。

“同學,這是你的銘牌和校園卡,你把資料放在這邊就可以去領取軍訓物資了。”學生會的誌願者一邊整理資料一邊和顧緣說道。

“好的,謝謝。”

報道完,顧緣回到510寢室,隻見一位高個子男生正在整理行李,比顧緣高大半個頭,這起碼有一米九了吧。顧緣愣在原地。

而男生聽到動靜轉頭看向顧緣,“你好,我是白錦程。”

“啊,我是顧緣。”兩人握了個手。

“兄弟,抽菸嗎?”白錦程遞過來一支香菸。

“不不不,我不會。”

“行吧,我抽菸有幾年了,隻要你不介意就行。”

兩人收拾著行李有一句冇一句的聊著。顧緣仔細觀察了下白錦程,休閒衛衣搭配工裝褲,乾淨清爽。相對比顧緣顯得太普通了像個陪襯一樣。

顧緣想的冇錯,後來白錦程好幾次上表白牆,他都被迫成了背景板。

“啊哈?你生日也是7月25?”

“對啊,好巧啊!”

顧緣有點驚訝,白錦程和他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真的是絕了。

“對了,胖子快來了,等會介紹你們認識。”白錦程叼著煙說道。

“誰?”

“何明軒,咱們的另一個室友。我和他高中是一個學校的。”

因為有一個人退學複讀了,所以510寢室成了特有的三人間。

這時寢室門被敲了幾下,顧緣開門隻見一位短髮男生站在門口。

“顧緣!”

“饒世均?”

饒世均是旅遊管理專業的,顧緣和他是在新生群裡你一句我一句聊著聊著認識的。

饒世均給白錦程發了支菸,兩人打了個招呼算是認識了。

“顧緣,你的眼睛是?”饒世均搬了個板凳坐著看向顧緣問道。

顧緣低頭沉默,他不敢去揭開那與身俱來的‘傷疤’。他很在意彆人的看法,他害怕被人嘲笑。

可當他再抬頭,麵前的兩人目光裡隻有真誠。寢室裡,靜到能聽見那香菸燃燒的聲音。

也許,是應該與自己和解了。

“嗯,我的眼睛是先天性畏光。”

兩人聽到,略感到驚訝,饒世均拍了拍顧緣大腿笑著說道:“這有啥,我以前還比一般人毛髮旺盛呢,以前有人笑我,我跟他們說我是神龍架野人,再笑就都把他們抓走。”

“哈哈哈哈哈哈。”

白錦程點了支菸,“顧緣,你也彆太在意了,以後有什麼要幫忙的儘管說。”

饒世均連忙換了個話題,“對了,你們到時候加學院的學生會嗎?”

白錦程這時來了興趣,“學生會都有什麼?”

“有好幾個部門,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聽說很嚴格,加入還要通過麵試。”

“搞這麼高級?”

白錦程喜歡挑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拍了拍顧緣問:“顧緣你加不加?”

顧緣伸了個懶腰,“到時候再看吧,我現在冇啥興趣。”

晚飯時間,白錦程收到了一條訊息,轉頭和顧緣說:“走吧,胖子請我們吃飯。”

饒世均因為昨天晚上是擠了一晚上的綠皮火車到的江城,回寢室補覺了。

兩人來到宿舍樓下,隻見一輛玫紅色特斯拉轎車停在路邊,車內男生看到兩人按了下喇叭。顧緣咧咧嘴,這車顏色真的回頭率爆表。

兩人上車後,顧緣與何明軒互相簡單介紹了下,何明軒家裡是做餐飲的,而且他家的店在江城很有名。他人確實很壯實,以至於後來彆人說他們三人站一起像wifi信號。

吃完飯回到寢室,兩人幫著何明軒收拾行李。

顧緣感覺他是把家都搬過來了,“撲克牌、三國殺、不是我的哥,你怎麼還有麻將啊!你準備開茶館?”

“哈哈哈,都是帶著玩的。”

“好好好,還有你這些真的是絕了。”顧緣看著何明軒一桌子的護膚用品和香水說道。

白錦程看著何明軒的電腦和桌上的二次元海報與手辦,“你還真的是符合二次元電競精緻男孩的條件。”

幾人在打鬨中結束了新生報到第一天。

第二天中午,管理學院院長辦公室。

“咳咳,我說兩位老師,有什麼事不能好好商量嗎?”管理學院的院長鄧明看著麵前兩位老師。一位是酒店管理專業教研室主任謝玲,一位是團委辦公室主任嚴露。

“院長,這屆新生中有好幾個專業能力突出的孩子,我現在就可以寫計劃,篩選出定向培養的學生。我們一定要以這兩年的技能大賽為主啊!”

“不能隻想著比賽,謝玲老師,你一上來就搞分散培養是不對的,我是這屆的輔導員,我要為他們全方位考慮。”

鄧明腦殼疼的摸了摸自己那在燈光下發亮的光頭,和稀泥的說:“好了好了,兩位老師,你們還是想想新生開學的工作吧,至於新生髮展問題,我們慢慢商量。”

謝玲對於各種比賽特彆看重,因為隻要學生得獎了。她麵子上也有光,苛刻是她的代名詞。而嚴露作為學生會的負責老師一直是以學生興趣著想,她喜歡以交朋友的方式對待學生。

晚上6點半,顧緣穿了一身藍色的李寧迪士尼聯名運動服給白錦程驚到了,“顧緣,你怎麼穿成這樣?”

顧緣一臉疑惑,“穿這樣咋了?”

“快換了,快換了,不知道的以為你是去花車巡遊的呢。”

顧緣雖然不解但還是換了一身紅黃拚接色的休閒運動服。這下給白錦程整的哭笑不得,“顧緣,你的衣服都是這種樣子的嗎?你這穿的像番茄炒雞蛋啊。”

說著,白錦程在顧緣衣櫃裡挑了挑,選了件白色襯衫,黑色運動褲。“顧緣,你這些五顏六色的衣服,還有緊身束腳褲最好是少穿啊。”

“啊?”顧緣懂一點穿搭,但平時他都是怎麼舒服怎麼來。

白錦程語重心長的說:“我之前也是,自己覺得花裡胡哨的很好看,可是在彆人眼裡你就是裝精。雖然我們不必在意其它人的看法。但簡單一點顯得乾淨,整潔。你要改變一下穿衣風格,要不然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哦。”

何明軒在旁邊雙手插兜說:“你彆說顧緣了,你看你這麼高這麼帥還不是冇有女朋友。”

“我這叫不隨便。”

何明軒點了支菸,“你那叫眼光高。看來這個寢室還是我優秀一些,隻有我有女朋友哈哈哈。”

白錦程回了個白眼,這何明軒是真的欠啊。

今天晚上有一場班級見麵會,顧緣幾人到的時候,教室裡坐滿了人,三人隻好在進門靠牆的台階上站著,顧緣覺得好尬,特彆是白錦程這身高太顯眼了,時不時的就有人往他們這邊看。

這時,嚴露走了進來,一進門也是往白錦程這邊看了看,顧緣露出了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同學們,安靜一下。”

“我是你們的輔導員,我叫嚴露,大家以後可以喊我露姐。在今後的幾年,我會和大家一起度過你們的大學時光。”

“黑板上是我的電話號碼,大家有任何問題隨時都可以打電話我,或者加我的微信。當然,大家也知道,露姐要負責一兩百位同學,有好幾個班,有的時候訊息會來不及看,大家一定要提醒我哦。”

“接下來,我希望能夠認識大家,大家也要互相認識一下,自我介紹有冇有人第一個主動。”

全場嘩然,冇有一個人敢上台。嚴露見狀,看向顧緣他們,“靠牆站的三位同學,對,就是你們!”

-能聽見那香菸燃燒的聲音。也許,是應該與自己和解了。“嗯,我的眼睛是先天性畏光。”兩人聽到,略感到驚訝,饒世均拍了拍顧緣大腿笑著說道:“這有啥,我以前還比一般人毛髮旺盛呢,以前有人笑我,我跟他們說我是神龍架野人,再笑就都把他們抓走。”“哈哈哈哈哈哈。”白錦程點了支菸,“顧緣,你也彆太在意了,以後有什麼要幫忙的儘管說。”饒世均連忙換了個話題,“對了,你們到時候加學院的學生會嗎?”白錦程這時來了興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