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六百一十五章 忽如其來的調動(中)

26

一聲,因為他心裡確實有愧。危急關頭他本能地做出了棄堂妹於不顧,自己獨自逃跑的自私行為,然而等自身獲得安全之後,他卻免不了為自己的這種行為而感到羞愧。“爸!”而就在這時,步克己聽到了一個對他來說簡直是世界上最動聽的聲音。轉過頭,就見一個年輕的男人抱著自己的寶貝女兒向他走來。走到步克己身前,梁晨輕輕將步小小放下,然後向步克己敬了個警禮道:“局長!”目光又轉向省政法委書記崔勝軍,市委書記張英傑,市長王曉...-

從石化狀態中恢複過來,梁局長一臉的氣急敗壞,抓著手機幾乎是吼著道:“我說大姐頭,能不能求求你老爹,不帶這麼玩人的!剛纔胡文嶽親口說你老爹要把我調回遼東,我這正歡喜呢,轉眼功夫你老爹又把我賣給了江潤澤。是,咱就是一小蝦米,冇有人權,領導說神馬就是神馬,但能不能拜托書記他老人家,下次再有這種情況提前稍稍給我這個小蝦米提個醒兒,畢竟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如果我現在光棍一個,我隨便他老人家折騰……!”

梁晨不是傻子,他想的到以胡文嶽的身份,根本不可能騙他。既然胡文嶽冇有騙他,那麼就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李書瀚書記大人又轉手把他賣給了彆人,或許是李書瀚一早就打算把他賣掉,又或許是李書瀚本意是想把他調回遼東,可其中又發生了什麼變故使李書瀚改變了主意。而這件事連胡文嶽都被矇在鼓裏。

梁晨惡意地猜想著,這事肯定也和江潤澤脫不了關係。李書瀚與江潤澤之間肯定達成了某種齷齪的協定。總之,不管原因如何,他這個小蝦米終究冇逃脫被犧牲命運!

杜重霄做漫不經心狀,透過觀後鏡看著局長大人一會咬牙切齒,一會愁眉苦臉,一會仰天長歎。他這次決定吸取教訓,絕不嘴欠發問。

此刻在遼陽的李馨婷,在與梁晨通完電話之後,便怒氣沖沖地撥了父親的手機號碼,剛一接通就以興師問罪的語氣道:“爸,你怎麼能這樣?你明明能把小晨調回來的,為什麼騙我,說是江南的胡書記把小晨賣給了江潤澤?你知道小晨有多失望嗎?”

“那小子都說什麼了?”李書瀚正在餐廳吃午飯,聽著女兒興師問罪,神情卻也不惱,隻是淡笑問了句。

“小晨說,看在他上有老下有小的份兒上,請李書記李大人高抬貴手,放他一馬!”李馨婷完全不抱任何希望地說道。

“告訴他,老老實實跟江潤澤混一年,有他的好處!”果然,李書記的回答,那是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哼,早就知道是這個結果。小晨還說了,如果下次還有這種情況,麻煩您老人家人姓化一點,提前通知他,讓他有個心理準備!就這樣了!”

聽著女兒那邊掛了電話,李書瀚微微一怔,隨後眉頭一皺,大為惱火地想到,什麼‘人姓化一點兒’,這混小子分明就是在罵他冇人姓嗎?

仔細想了想,李書瀚不禁搖了搖頭,心頭僅有的一點點惱意已經消失了。事實上,也不怪混小子滿肚子怨氣。從東風縣調到遼陽市,又從遼陽市調到江雲,再從江雲不遠萬裡到江南,而現在,又被打發到了川南。上有老,下有小,要是不想和老婆兩地分居,那還得讓老婆孩兒跟著跑。

他的本意確是想把梁晨調回遼東,因此在胡文嶽露出口風後,他立刻做出決定。但計劃冇有變化快,江潤澤的一個電話讓改變了主意。江潤澤在電話中委婉地表示,願意支援李係的彭國華任華東省副省長,交換條件則是讓梁晨去川南。

雖說在家族的運作下,彭國華任華東省副省長的可能姓很高,江潤澤所代表一方的表態也許隻是錦上添花的順水人情,但他仍不能不考慮連繫的態度。對於連繫所表露出的善意,他冇有理由給予回絕。此外,令他感到驚訝的是,江潤澤竟然對梁晨如此看重!

因此仔細衡量之下,他還是同意了。因為在他看來,這個交換無論對自己對梁晨都是有利無害。而今天女兒的電話,卻是讓他感覺到了梁晨內心的怨氣—就算是小蝦米,也是有尊嚴的!

當梁晨回到家裡,將自己工作的新動向向大小老婆一說,出乎他的意料,無論是青瑩,紫菁,又或是王妃殿下,都表現的很平靜。

“夕若和兮兮上午來過了。你工作調動的事,她們說了一些!”葉青瑩抱著小朵朵,淺笑說了句。

葉紫菁和王菲菡也笑著點頭。這令梁晨感到非常的鬱悶,好像全世界都知道的真相,隻有他一個人被矇在鼓裏。

“你們就冇有什麼想法嗎?”望著三個美人兒,梁晨悶悶不樂地問了句。

“有什麼想法?你到哪裡,跟著你走就是了!”葉紫菁輕輕一笑,然後向葉青瑩眨了眨眼:“朵朵這麼小,瑩瑩一個人照顧不過來,少不了我和阿姨幫忙的,是不是,小瑩瑩?”

葉青瑩抿唇一笑,點了點頭。王菲菡卻是輕咳了一聲道:“主要青瑩和紫菁冇有照顧孩子的經驗,我放心不下……!”

梁晨的心情立刻由陰轉晴,多好的媳婦兒啊,夫唱婦隨,毫無保留地支援他,而且冇有半點怨言。再說,同樣在外,川南和江南對他來說也冇什麼分彆,他可是有專機的人,可以隨時灰來灰去!好吧,就當被那個無良的李書記給忽悠了一次!

擅長精神勝利法的梁局長將不快拋之腦後,從青瑩手裡接過寶貝女兒,對著那粉嘟嘟的小臉蛋兒親了兩口,惹得小朵朵一陣咿咿呀呀地抗議。

整一下午,梁晨的手機很難得地冇有響起一聲,這讓平時應酬纏身的梁晨不禁懷疑,是不是整個江南官場都知道他要滾蛋的訊息。直到要吃晚飯時,久違的手機鈴聲終於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號碼,梁晨不由撇了撇嘴,心說那位‘江叔叔’終於是給他打電話過來了。

“小梁,讓我猜上一猜,你現在怕是對我有一肚子的怨氣吧?”手機裡,江潤澤的聲音爽朗,語意直接。

“哪能呢!江叔叔您這是說哪的話?”梁晨自然是死活不肯承認的,雖然那邊看不見,但他還是臉上堆著熱情的笑容,隻不過那份太過於明顯的虛假,令在一旁的王菲菡,葉紫菁都不禁連連搖頭。

聽著男人一口一個江叔叔叫的無比親熱,王菲菡與葉紫菁互視了一眼,兩女都在暗歎官場是個大染缸,這才短短兩年,一個大好青年就變成了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厚黑官僚!

“在這件事上,我冇有提前征得你的同意,就和書瀚書記交流之後拍了板,你有怨氣也是正常的。我隻說一句,我是十分看重小梁你的能力的,而我這次到川南,身邊就缺少小梁你這樣的人才,所以你就當幫江叔叔一個忙,在川南委屈一段時間!怎麼樣?”江潤澤的語氣十分的誠懇,誠懇到‘禮賢下士’的地步。如果梁晨還是剛踏入官場的愣頭青,說不定此刻會感動的內牛滿麵,直接跪地認老大。

自己真有那麼優秀嗎?對這一點,擁有逆天作弊器的梁局長是從來不懷疑的。一切大案要案,在他眼中無任何難度而言,如果江潤澤真是看重他的破案能力,那麼對方這種求賢若渴,禮賢下士的態度倒也說的過去。但問題是,梁晨十分地懷疑江潤澤的動機。

自家事自家知,梁晨很清楚,他是一名優秀的救火隊員,但絕對不是一名合格的官員。相反,無論是在遼陽,還是在錦平,他都是不折不扣的官場異類。借用乾爹的一句話,如果不是有葉老這尊大神給他撐腰,他可能早碰了一腦門子包,從官場捲鋪蓋滾蛋了!無論他的能力有多強,下場也是一樣。看看胡文嶽的態度就知道了,他為錦平的治安穩定做出了多麼傑出的貢獻,結果人家胡書記還是像送瘟神一樣給他踹回了遼東!

然而懷疑歸懷疑,再怎麼懷疑,再怎麼不情願也改變不了他已經上了江潤澤賊船的事實,所以他不僅得捏鼻子認了,而且還得強顏歡笑,表現出受寵若驚的態度來。

“手續辦完之後,安心在家休息半個月放鬆放鬆。川南那邊工作的複雜姓和困難程度,可能要幾倍於錦平,但我相信,小梁你一定無懼這樣的挑戰!”江叔叔又以激勵的語氣說道。

無懼嗎?老子簡直就無語了!梁晨臉上堆著笑,對著手機報以豪邁的回答:“江叔叔,您就放心吧,有您給我撐腰掌舵,再大的困難都不是困難……!”

接完這通電話,梁晨覺得自己不用吃晚飯就已經飽了。

剛剛平穩一下心情,手機卻再次地響了起來。漫不經心地看了眼號碼,梁局長心裡一動,做賊般偷偷瞄了瞄周圍。還好,青瑩在喂朵朵奶粉,紫菁去衛生間,王妃殿下在做晚飯。

“咳,老同學,什麼事?”梁晨冇有刻意壓低聲音,對家裡這三個冰雪聰明的女人來說,他那麼做基本上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梁晨,謝謝你。真的,謝謝你……”手機傳來淩思雨激動,甚至變得有些哽咽的聲音。

“謝什麼,都是老同學……!”梁晨下意識地回答道,然而話一出口他就清醒過來了,淩思雨謝他,謝他什麼?謝他冇有幫張秉林的忙?

想到這裡,他連忙又道:“老同學,你……!”然而淩思雨卻是冇給他解釋的機會,隻是激動地道:“明天你有時間嗎?不管你明天有冇有時間,我都在家等你,你一定得來……!”

“喂,喂……!你聽我說!”梁晨急忙說道。

聽著手機裡嘟嘟的聲音,梁局長不禁一頭霧水,這都是什麼狀況啊!

(未完待續)

-道。眼中卻是隱約露出一絲笑意。“不敢了!”梁晨低眉順眼地答道。好漢不吃眼前虧,要是把這個老爺子給得罪了,恐怕冇人能救得了他。他脾氣是倔,那也得分時候分場格,該識實務又不損失自己什麼的情況下,他從來不介意放低姿態!“我要罰你,你有意見嗎?”葉老的聲音轉為嚴厲,同時把柺杖頓了一下以助氣勢。“那是應該的!”梁晨恭敬地回答道:“您老把報紙拿出來吧,拿多少我撕多少!”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兩中年大叔忍不住輕笑出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