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六百一十四章 忽如其來的調動(上)

26

到現在,這姓鄧的就從來冇進過他辦公室的門。“局長,有些事情交給我們這些做下屬的去辦就好了,您不必這麼忙的!”看著梁晨寫寫劃劃,鄧慶發的一顆心便情不自禁地抽緊了。梁局長寫的到底是啥?會不會就是要遞交給縣委的有關撤職乾部名單?自從縣委辦公室主任林先華那裡得到常委擴大會議的有關內容之後,他如被巨雷轟頂一般傻了半天。他原本仗著自己是局黨委成員,又與郭寧,姚金銘等人攻守同盟,再加上縣委縣政斧有人撐腰,所以根...-

”我的天呐……!”看到這一幕,李冰第一感覺就是在她出門的這大半天裡,好友遭遇了不幸,比如被入室搶劫、強x什麼的。當下甩開高跟鞋,三步並做兩步衝到了淩思雨麵前,伸手撫著對方的肩頭急聲道:“思雨,你怎麼了?快說啊,你怎麼了?”

淩思雨緩緩抬起頭,目光迷離地看了李冰幾秒鐘,說出一句令李冰感到莫名其妙的話:“冰冰,事實證明你比我有吸引力,他要了你,卻拒絕了我!”

“你說什麼呐?我怎麼聽不懂?”儘管有些莫名其妙,但李冰懸著一顆心卻是放下了,如果淩思雨真的被強x什麼的,那就不會是眼前這個表情了。

十分鐘後,從淩思雨的嘴裡瞭解了事情經過的李冰不禁大怒,恨恨地道:“真不是個男人,我家思雨都洗白白脫光光了,他竟然無動於衷?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將心裡話傾吐給好友後,淩思雨的心情輕鬆了一些,她已經儘自己最大的努力,甚至完全拋棄了自尊,因此麵對最終的失敗結果,她可以說是心中無愧。不過即使是這樣,她仍然覺得自己無法去麵對公公。她可以想像的到,在聽到她的回答時,公公會是怎樣的絕望。

“不行,我非打電話問問他不可,是不是最近被老婆和情人給榨乾了,那東西不好用了,不然怎麼連送上門的小羊羔都不吃……!”李冰仍然是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聲音透著十二分的不平,甚至最後都顯得痛心疾首了:“這世界是腫麼了,狼連羊都不吃了,真是罪過啊……!”

饒是淩思雨的心情不佳,卻也被好友這番誇張的表演逗的噗哧一笑道:“好了冰冰,他的東西好不好用,你還不知道嗎?”

“我就是知道,所以才覺得奇怪呢!”李冰調皮地眨了眨眼,壞笑反問道:“再說,你不是也知道?”

“胡說,我怎麼會知道?”淩思雨臉上一紅,白了好友一眼。

“你不是也看過嗎?怎麼會不知?”李冰故作吃驚地問道。兩人無話不談,對於那次酒後瘋狂,她冇向淩思雨隱瞞,而淩思雨自然也坦白了當時做了現場觀眾。

“我,我當時冇看清!”淩思雨紅著臉支支吾吾地道。

“可惜啊,今天本來有機會能看清的!”李冰故意歎了口氣,貌似很惋惜地說道。

“你還說……!”淩思雨惱羞成怒地說了句,隨後想起公公張秉林,不禁神色又轉為黯然。在她想來,公公的政治生命應該是走到儘頭了。

“好了,思雨寶貝兒,彆難過了。梁晨那個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麵冷心熱,不管嘴說的多麼硬,該幫他是一定會幫的。再說了,你可是他的初戀情人呐,他不幫你幫誰?”見好友臉色轉陰,李冰連忙安慰道。

“他會幫忙嗎?”儘管清楚這隻是李冰的安慰之言,但淩思雨心裡不免生出一絲希望,口中喃喃地道。

“會的會的!一定會的!”將淩思雨摟在懷裡,李冰輕輕拍著對方的後背,柔聲說道。

第二天一早,張秉林接到了省政斧辦公廳的電話。開會嗎?張秉林心裡一陣苦笑,市委書記宋太平可不就是去省裡開會,結果一去不複返嗎?

該來的終究是要來的!張秉林長長歎了口氣,將所有負麵情緒埋在心底。先去廚房做好了早飯,又留了張紙條在桌上。在即將離開的一刻,他用充滿溫情的目光看了看兒子臥室的房門。這一走,大約就不會回來了吧!?失去了自己的庇護,今後的路,隻能靠兒子自己走了!一隻嬌生慣養的雛鳥,能經得住狂風暴雨嗎?

唉!房門被輕輕關上,空空的房間裡隻留下一聲沉重的歎息。下了樓的張秉林鑽進自己的轎車,對司機說了聲,‘去省城!’

無獨有偶,梁晨此時也接到了一個電話。這個同樣來自省裡的電話,很客氣地通知梁局長,省領導要召見他,要他速速進城。

得,好好的一個週末,又要浪費了!身邊的女人本來就多,平時都覺得分身乏術,梁局長那是千方百計抽時間、擠時間,從心靈到**,力爭做到雨露均沾,不偏不倚。所謂不患寡而患不均,這個道理梁晨不僅理解,而且是有過深刻教訓的!

“局長,你有心事?”車上,杜重霄從觀後鏡中觀察到局座眉頭緊鎖,一副憂國憂民之態,忍不住問了句。

“唉!重霄啊……,算了,和你說你也不懂,你是不可能切身感受到我地難處……!”梁局長搖搖頭,長歎一聲道。

杜重霄翻了個白眼,他知道自己嘴欠了。

當梁晨趕到省委時,已是上午十點二十分。本來抱著一肚子的疑惑的梁晨,在一位自稱王秘的年輕男人帶領下,走進一間寬敞氣派的辦公室時,終於得到了答案。

“坐!”坐在老闆椅上的男人簡單的一個字,卻是充滿著不可抗拒的威勢。

梁晨很聽話地坐在沙發上,他的心裡微微有些打鼓,他揣摩這位書記大人召見他的用意。話說,這個胡老虎不會是把被捅刀子的賬算到他身上吧!那樣的話,他可就太冤枉了!

胡文嶽眯起眼睛,看著正襟而坐,目不斜視,似乎比軍人坐姿還標準的年輕男人。雖說聞名已久,但今天卻是他第一次目睹這個被傳聞的近乎神乎其神的年輕公安局長。

用什麼詞兒來形容這個傢夥呢?人才?福將?掃帚星?又或是攪屎棍?這些看似矛盾的詞彙卻能很恰當地集中在一個載體身上。胡文嶽從來就不是唯心論者,但現在他卻發現自己的觀念有了動搖。事實說明一切,自這個年輕人來到江南,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卻是把江南上下弄的雞飛狗跳。這麼說也不許不太公平,但不可否認,江南發生的一係列的大小風波,全都與這個傢夥有關。

托這個傢夥的福,令江南蒙羞,連年不破的幾件大案水落石出,然而又是這個傢夥,最近遞給了省長趙青鬆一把刀子,而趙青鬆毫不含糊地捅了他一刀。

再有用的人才,如不能為我所用,那麼胡文嶽也會毫不猶豫給予打壓扼殺。但令胡文嶽頭疼的是,這個小傢夥他卻偏偏動不得。葉老在世的時候,他不敢動,現在葉老不在了,他卻還是不能動。李家,葉家,連家,梁家,想一想這個小傢夥身後背景的千頭萬緒,胡文嶽隻能無語以對。他非是動不了對方,而是他覺得那麼做得不償失。

梁晨自是不知道胡文嶽對他竟會有這麼‘高’的評價,表麵看來他顯得很平靜沉穩,然而心裡卻是七上八下。正部大員他的也不少了,但像胡老虎這樣一見麵便盯著不放的,他還是第一次經曆。有壓力啊!胡老虎要真想收拾他,怕是誰也擋不住啊!

“在錦平工作也快有一年了吧,還習慣嗎?”冇有從對方的臉上發現一點緊張和畏懼的神情,胡書記覺得有些失敗,但一想起這個傢夥天不怕地不怕的個姓,他心裡又無奈地釋然了。

“謝謝胡書記的關心!領導和同事們對我都很好,對我工作也非常支援!”梁晨的回答那叫一個萬金油。

胡文嶽緩緩點頭,沉默了幾秒又道:“小梁啊,說實話,你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你在錦平這近一年做出的成績有目共睹,也不需要我一一說明,而我們江南也正需要你這樣的人才。可惜你的根不在這兒,我有心讓你留下,卻是爭不過你們遼東的李書記啊!”

梁晨心中頓時一驚,有道是聽鑼聽聲,聽話聽音,從胡文嶽的話裡他不難聽出一種意思,他有種預感,他在錦平的任職恐怕就要到此為止了!

“按理說,你到錦平還未滿一年。可你們李書記心急的很,執意馬上將你調回遼東。嗬嗬,小梁啊,我今天把你找來,一是特意對你這半年來做出的貢獻表示感謝,二呢,就是讓你有個心理準備。其實我明白,你也是願意回遼東的,畢竟哪都不如家鄉好啊!”胡文嶽自己都有些彆扭,他老胡對下屬向來擅長的拍桌子罵娘,這種‘委婉’的風格實在是不適合他。

經過幾番斟酌,胡文嶽最終還是做出了這個決定。既然不能收拾這小傢夥,那乾脆來個眼不見心淨,將這個集人才,福將,掃帚星,攪屎棍為一體的官場異類請走算了。讓這個大名鼎鼎的書記殺手,回遼東禍害彆人去吧!胡書記相信這不僅是他個人想法,同時也應該是江南官場所有人的心聲!

從省委辦公大樓出來,梁晨帶著一肚子的不滿上了車。不管怎麼說,他為錦平,為江南也做了不少貢獻吧,輕飄飄幾句誇獎就完了?這眼下已是中午了,就算你胡書記架子大,陪咱這個小蝦米吃飯有**份,那打發秘書坐陪安排他去食堂吃口飯也不行?

算了,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以為我真願意在這兒呆呢?

‘來電話了,來電話了!’正腹誹不已的梁晨掏出手機,看了眼號碼,連忙平穩了下情緒,然後才接起來笑道:“婷姐啊,正想給你打電話呢!”

“小晨,我聽爸爸說,你的工作又有調動了?”手機傳來李馨婷幽怨的聲音。

“是啊!哈哈,歡喜吧。以後你看我,再不用坐飛機飛來飛去了!等我回遼東,就可以天天見麵了!”梁晨笑嘻嘻地說道。

“你傻了吧?回什麼遼東?你不是去川南嗎?喂,喂……”

車子裡,梁局長握著手機,一臉的呆怔!

(未完待續)

-就是打電話向您老人家問個安。嗯嗯,最近的工作還算順利!真的,托您老人家的福,我剛來錦平這還冇一個月呢,就升官兒了!我現在是市政法委的副書記啊,正處級彆呢!”看著年輕男人在佯作誌得意滿,點頭哈腰地彙報個人成績。邱嶺梅的嘴角挑了挑,有種想笑的衝動。男人的聲音不高,但她還是能聽清楚話語內容的。她聽得出,這個打電話過來的,應該是梁晨很懼怕的一個長輩。“您老人家最近身體好吧。等抽出時間,我再去京城看您!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