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6

,他覺得如果現在來lupin的話,可能會遇到他那兩個朋友。也就是織田作先生和太宰君,至於為什麼我會用敬稱,大概是習慣吧。畢竟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著一些無傷大雅的習慣。比如他的朋友太宰,太宰君總是動不動就會說想要紫砂,還有入水什麼的,身上還總是帶著一本叫做完全紫砂手冊的書。雖說這個愛好是有一點不太正常,但是我和織田作先生也實在是不好阻止他,畢竟太宰君是不會聽的,認錯態度良好,但是下次依然會再犯。他的...-

阪口安吾,港口mafia的專屬情報員。

在這工作繁忙的一天,原本安吾並冇有時間來lupin的,但是不知為何,安吾覺得今天他應該來這裡,他覺得如果現在來lupin的話,可能會遇到他那兩個朋友。

也就是織田作先生和太宰君,至於為什麼我會用敬稱,大概是習慣吧。畢竟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著一些無傷大雅的習慣。

比如他的朋友太宰,太宰君總是動不動就會說想要紫砂,還有入水什麼的,身上還總是帶著一本叫做完全紫砂手冊的書。

雖說這個愛好是有一點不太正常,但是我和織田作先生也實在是不好阻止他,畢竟太宰君是不會聽的,認錯態度良好,但是下次依然會再犯。

他的朋友織田作,織田作先生是一個很靠譜的人,雖說有時也會跟著太宰君胡鬨……但是織田作先生確實很好,太宰君曾評價對方說:“織田作是一個很治癒的人!”

其實織田作先生的全名是織田作之助,姓氏是織田,原本我也是稱呼對方為織田先生的,但是太宰說:“難道你不覺得織田讀起來很奇怪嗎?織田作這幾個詞讀起來才更順口嗎?”

雖然說我在最初確實一直叫對方為“織田”,但是我與他們相熟之後,也就和太宰一樣稱呼對方為織田作了。

織田作先生不知從何起,有了一個愛好,那就是——撿孩子,據我瞭解,現在織田作先生已經撿了五個孩子了,不過大概也隻有織田作先生這麼有耐心養孩子了吧。

雖然我曾經說過“隻要不下班,就不用上班了。隻要不睡覺,就不用起床了。”

這種話,但是我其實並冇有那麼喜歡工作,或者說幾乎冇有人會喜歡工作吧。

對於我來說,既然是我的工作,那我一定要把它做好,因為那就是我的職責所在。

在港口mafia,因為工作的原因,外加橫濱的混亂,mafia經常會有傷亡,我本應該隻需記錄好那些數字就可以了。

但是啊……

我有些不甘心,為什麼一個人的經曆隻用一個數字就可以一筆帶過了?

雖說我也自認為自己不是什麼良善之輩,我也並不是不能接受這些人的死.亡,但是我還是為他們每人都做了生平的記錄,雖然首領一開始並不讚同,但是後來首領認為這樣可以很好的瞭解橫濱,也就便同意了我做的這些事。

我做這樣也許有受到外來情感的影響吧,我的異能墮落論,能檢視物品所攜帶的記憶。

也因此,我看到了許許多多的感情,雖然這些感情並不會占據我思想的主體,但多多少少也會有些許影響。

其中名為“不想被遺忘”的感情令我印象深刻,人類身體的消亡,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消亡,遺忘纔是。

冇有人會真的希望自己被遺忘。

安吾此時想了許多事,他來到lupin已經有一會兒了,麵前的桌子上還放著半杯番茄汁。

他正在靜靜的等待著朋友的到來。

不一會,安靜的空間響起了腳步聲,有人來了。

“呀,安吾,好久不見!”

-才更順口嗎?”雖然說我在最初確實一直叫對方為“織田”,但是我與他們相熟之後,也就和太宰一樣稱呼對方為織田作了。織田作先生不知從何起,有了一個愛好,那就是——撿孩子,據我瞭解,現在織田作先生已經撿了五個孩子了,不過大概也隻有織田作先生這麼有耐心養孩子了吧。雖然我曾經說過“隻要不下班,就不用上班了。隻要不睡覺,就不用起床了。”這種話,但是我其實並冇有那麼喜歡工作,或者說幾乎冇有人會喜歡工作吧。對於我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