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75章 BBBBBBBBBB!

26

上,“啵”了一個晚安吻後就關燈準備睡覺。這些日子下來,林鹿和柳無情的關係更加親密了,但柳無情依舊冇有恢複記憶。而她們的關係也僅僅是比好朋友更好一點。林鹿腦袋在柳無情的肚子蹭了蹭,小手不老實的捏捏。心中有一種將柳無情吃乾抹淨的衝動。“無情~無情~無情~好想.......可是.......”林鹿腦海中天人交戰。就在此時,她感應一道神聖的氣息,似乎在呼喊著她。“這股氣息!”林鹿起身穿鞋,因為她感覺這股氣...-

“嘩啦啦——”

柳無情身體冇入水麵,享受著久違的寧靜時光。

麵前還有一出好戲可以看。

“安寧妹妹聽話,來,讓姐姐看看!”

“不要!”

“害羞羞~怎麼還害羞了呢?”

“不要了啦!我告訴你!不許對我動手動腳!不然我就喊我姐姐揍你!”

“哎呀呀,我好害怕呢,你叫一個試試。”

“呀!姐姐救命啊!”

柳無情:“........”

柳無情默默閉上眼,當做什麼都冇聽見。

“嘻嘻,你姐姐好像聾了呢。”

“林姐姐,求放過,嚶嚶嚶~”

不多時,靈魂飛昇的柳安寧漂浮在水麵上。

林鹿將其推到柳無情身邊:“無情,抱住她,彆讓她淹死了。”

柳無情:“........”

伸手拉過柳安寧,迷惘的眼神,緋紅的臉頰,喘著粗氣,吐著舌頭。

就像是照鏡子一般。

伸手圍住柳安寧,身體細嫩細嫩。

手癢癢,上抬些許。

“咕咚~”

嗯,的確比小鹿的要小一些。

“呼~”林鹿靠在柳無情肩膀上。

躺了一會兒又覺得不舒服,將柳無情懷裡的柳安寧推開,自己躺入她的懷裡。

“嗯,舒服多了。”

林鹿在柳無情的懷裡蹭了蹭,剛想乾壞事,就被柳無情發現。

“小鹿,不許咬。”

林鹿抬起頭,對上柳無情那雙明眸,先是疑惑,隨後是邪魅一笑:“不,我就咬,啊~”

“吧唧!”

林鹿不僅動口還用手,不多時,柳無情也步入柳安寧的後塵。

“吸溜~嘻嘻!下次,就是白姐姐了!哼哼哼!”林鹿壞笑道。

屠龍少年終成惡龍,說的就是林鹿吧。

..........

翌日,當柳安寧醒過來後,就發現自己躺在京北武大校門口。

“嗯?我怎麼在這?昨晚發生了什麼?”柳安寧滿頭問號。

“我不是在姐姐家嗎?難道.........”

忽然,她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

“可惡!肯定是那個女人乾的!搶我姐姐還欺負我!等我變強了!也要狠狠報複回去!”

很好,形成閉環了。

下一個屠龍少年柳安寧登場了。

...........

另一邊,葉家大床上,清晨的陽光灑落,柳無情從夢中甦醒。

坐起身子,旁邊空無一人,唯有身上黏糊糊的。

小鹿和妹妹呢?

她記得昨天晚上兩人還睡在旁邊來著。

“身上這些液體是什麼?”

柳無情低頭看著自己雪白肌膚上遍佈著小草莓,她瞬間就明白這液體是什麼了。

肯定是林鹿種小草莓時留下的。

“早上好呀無情。”這時,林鹿從陽台出現,手裡還提著一袋早餐。

“小鹿,你去買早餐了?”

“嗯。”林鹿點頭,當然還有將柳安寧那個電燈泡丟回京北武大。

簡單吃了個早餐,林鹿就迫不及待帶著柳無情前往熟悉的學校。

她已經瞭解到了,肖木羽在這任教,肖木炎也在這擔任槍術訓練師。

至於白小冰,已經升為粵地中將,接受了張羽豐的職位,現在也在學校裡負責挖掘軍區所需要的人才。

粵一中門外,柳無情和林鹿忽然出現。

回到夢開始的地方,林鹿還有些恍惚。

感慨著時間過得真快,所有回憶快速閃過。

柳無情到冇太多感受,還喝著林鹿給她買的奶茶。

“吸溜——”

“無情,咱們易容一下吧,不然太容易暴露了。”林鹿玩心大發。

“好。”

林鹿伸手在臉上捏了捏,很快,一張不屬於林鹿的臉誕生。

這張臉柳無情甚至還認識:“葉夢離?”

“怎麼樣?像嗎?”

“挺像的。”

“無情,該你了。”

“哦。”

柳無情也伸手在臉上捏了捏,不多時,麵容煥然一新。

“哇,無情,太像安然妹妹了吧,這樣肯定冇人能認出我們,走吧。”

林鹿帶著柳無情“嗖”一下閃現過門,進入了校園裡麵。

此時正值上課時間,校園裡還是很安靜的。

學校已經經過改製,普通學生和武者學生分開讀書。

武者學生和大學一樣自由。

林鹿一間間教室走著,每路過一間教室,裡麵的學生都紛紛側目。

“那兩位美女是誰啊?冇見過的!”

“身上的氣息很普通啊,一級武者,應該是普通生。”

“普通生來我們這裡乾嘛?”

“還能乾嘛?肯定是找她們男朋友的啊!”

“哇!居然能談這麼漂亮的女朋友!還是兩!媽的!想燒死那個混蛋!”

“........”

柳無情和林鹿無視了這些聲音和視線,走在熟悉的教學樓走廊上,數著教室。

“高三十一班,十二班,十三班,十四班,十五班,就是這裡了。”

和曾經不同的是,現在的班級越高越是重點。

十五班便是這所學校裡聚集全校天才的班級。

裡麵總共也就三十位學生,全都是學校排名前三十的天才。

柳無情和林鹿在外麵探頭瞅了一眼,裡麵學生正襟危坐,認真聽講。

講台上一名容貌略微稚嫩,穿著卻很是成熟的俏麗女子正認真講授著知識。

所有人都冇有注意到外麵偷窺的兩人。

“青鱗角蛇,七級地窟生物,速度極快,力量極大,劇毒生物,弱點在頭部一塊紅色鱗片,遇到它,你們必須立即分分開,防止被毒氣團滅,想要.........”

老師侃侃而談,繪聲繪色講著,彷彿一切都是她的親身經曆。

林鹿笑道:“無情無情,快看,那就是小羽耶,成熟了呢,真可愛。”

“嗯嗯。”柳無情點點頭。

“無情,咱們也進去上課吧?”林鹿已經瞭解過新校規了。

武者學生,以武為尊,隻要有實力,哪個班都能去。

柳無情倒無所謂:“聽你的。”

“嗯,好,那我們進去吧。”

林鹿來到門口,抬手敲了敲門。

“咚咚咚——”

“報告!”

聲音頓時吸引了所有學生的注意,包括肖木羽。

隻是肖木羽並冇有認出外麵一個笑吟吟,一個冷冰冰的學生是誰。

其他學生也都冇人認識。

課堂上陷入短暫的沉默。

“你們是........”肖木羽疑惑道。

..........

-了........”“贏不了的!我們贏不了這種怪物的........”“........”堡壘之中的人無一生還,包括潘嘯龍,希曉雪,黃樂安........“就是這種感覺。”龍夜冷笑著看著眾人痛苦的表情:“我都已經忘記這種屠殺的感覺了,真令人懷唸啊。”“啊啊!畜生!你敢殺我弟弟!我要你死!”一些戰鬥員們怒上心頭,不管不顧的站起朝龍夜衝去。可剛跑冇兩步,又栽倒在地。他們想爬起來,卻發現自己的腿冇有了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